親,歡迎訪問百家乐试玩設計官方網站!!
服務熱線:0871-64613274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係我們

新聞中心news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通知公告 公司動態 行業動態

在博物館你看不到的七大傑作

屬於世界頂級藝術機構的大多數藝術品一直都遠離公眾的視野,被收藏在溫控的、黑暗的、精心排列的貯藏設施裏。還有一些藝術品被認為是“墮落的、不適宜展出的”。更有作品是“沒有實體的”,“隻存在於參觀者的腦海裏”。

許多博物館和美術館有大量的設施來保存不公開展出的作品

在世界各地的大型博物館裏,有些真正偉大的藝術作品隱匿在公眾視野之外。為什麽我們不能看到它們呢?本文帶你探索其中緣由。
數據證明一切。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永久收藏品裏,巴勃羅·畢加索的作品有1221幅,而目前,參觀者隻能看到其中24幅。概念藝術家裏,隻有加利福尼亞的埃德·拉斯查的作品在展出,展出作品數為145部。超現實主義家胡安·米羅?他的156部作品中有九成在展出。

泰特現代藝術館、大都會博物館、盧浮宮和現代藝術博物館看起來有巨大的展覽空間,但是,屬於世界頂級藝術機構的(在許多國家,屬於納稅者)大多數藝術品一直都遠離公眾的視野,被收藏在溫控的、黑暗的、精心排列的貯藏設施裏。總體的百分比數會讓我們更吃驚:泰特現代藝術館展出了20%的永久收藏品,盧浮宮展出了8%,古根漢姆博物館隻展出了3%,柏林畫廊——柏林的一家博物館,其使命是展出,保存,收藏柏林的藝術品——展出了2%。這些展出作品包括近6000部雕塑和繪畫作品,80000幅攝影作品,以及包括喬治·格羅茲和漢娜·霍克在內的藝術家的15000部繪畫印刷品。

“我們沒有空間去展出更多”,柏林畫廊的主管托馬斯·科勒(Thomas K?hler)說。他解釋說館內有1200平米的空間展出那些幾十年來通過購買和捐贈得到的作品。“博物館儲存記憶或文化,”科勒說。但是,在這裏,同世界上的其它博物館一樣,許多藝術作品幾乎從未見過天日。

空間不足隻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流行:一些藝術品不再符合機構的管理員的管理宗旨。有些著名藝術家的少量作品也會被淘汰——他們的成功之作被掛在博物館的牆上;不合時宜之作被遺忘在平麵文檔裏。隨遺產捐贈而來到博物館的藝術品“可能會在板條箱裏呆上幾年,等著被分類整理,”科勒說。有些作品被貯藏是因為作品脆弱或有損傷——不同的機構有不同的貯藏和輪換製度,這個要看藏品的性質和類別。倫敦國家美術館運用雙懸掛係統,因此提高了其永久藏品的在展數量,維也納的阿爾貝蒂娜博物館擁有超過100萬部早期繪畫大師的繪畫印製品——它們中的許多有好幾個世紀的曆史,並且很脆弱。因此,這些作品的展出比率很低,即使大部分這類作品就存放在館內。(其它博物館都把收藏的作品秘密地放在館外的儲藏庫裏。)

“人們很難理解為什麽隻有5%的國家藏品可以展出,”英國籍的館長雅斯佩爾·夏普(Jasper Sharp)說,他是2013年威尼斯雙年展上的奧地利館的館長。因此,許多藝術機構都在努力提出各種方法來展示更多的作品。“我們在開放藏品上取得了很大的進步,”夏普補充道。除了把永久藏品進行數字化圖像處理(這也是許多大型藝術機構正在做的事),另外一個展示藏品的方法是由舒克拉格現代博物館(Schaulager)提出來的“倉庫展覽”——在舒克拉格現代博物館,參觀者可以在滑架上、玻璃後看到已經被存檔的或正在修複的作品。赫米蒂奇藝術博物館(Hermitage)的貯藏設施2014年麵對公眾開放,並且為那些久未露麵的藏品配備了解說導遊;許多美國博物館,比如布魯克林藝術博物館也已經建立了公眾可參觀的貯藏中心。其它博物館擴大了館體——泰特現代藝術館、現代藝術博物館和大都會博物館是目前幾個正在擴建的機構——打算增加空間以供永久藏品的展出。

現在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倉庫展覽”——或者博物館擴建以使所有的藏品都能展示出來,像一個數據庫那樣——所以這裏舉例來說明為什麽有些精彩的作品不常能看到。 
阿爾布雷特·丟勒(Albrecht Dürer),《年輕的野兔》(1502)
阿爾貝蒂娜博物館,維也納

丟勒著名的水彩水粉畫《年輕的野兔》是一部名副其實的傑作;它的色彩渲染無可挑剔,成為隨後幾個世紀水彩畫的評判標準。作為“維也納非官方吉祥物”,這部畫在紙上的作品也是阿爾貝蒂娜的珍藏作品,但是卻不經常被展出。它最多隻能被展出三個月,之後的五年都得呆在濕度低於50%的、黑暗的貯藏室裏休養生息。2004年,它被展出了短暫的一段時間,這距離上次出展已有十年,2018年它將會再出現一小段時間,之後就又得被貯藏。阿爾貝蒂娜博物館收藏有幾百萬部紙質作品,而根據副館長克裏斯提·貝內迪克(Christian Benedik)的說法,因為紙質作品的易損性,“隻有不到1%——甚至隻有0.1%——的藏品可以被展出”。但是該博物館得到了其最初的所有者(部分哈普斯堡皇室家族)的授權,給每一幅繪畫作品都做了更方便展出的摹本,當然,《野兔》也有一個摹本。穀歌文化研究所做的十億像素的《野兔》是數字化可視的——能更好的觀察兔子栩栩如生的眼睛。

亨利·馬蒂斯(Henri Mattise),《遊泳池》(1952)
現代藝術博物館,紐約

亨利·馬蒂斯的《遊泳池》安置在現代藝術博物館
亨利馬蒂斯的《遊泳池》是一幅巨大的剪紙作品,作品由連綿起伏的深藍色波浪以及遊泳者組成,這幅剪紙作品原本是用來裝飾這位藝術家在尼斯的餐廳,現在出現在了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名為“亨利·馬蒂斯:剪紙藝術”的展覽上。現代藝術博物館在1975年得到了這部作品,但是將近20年它未曾露麵。它的麻布底襯已經褪色、變得脆弱了;藍色剪紙下麵的白色橫飾紙帶已經被染色了。這個展覽展出了馬蒂斯後期的主要作品係列,而《遊泳池》這部作品經過長期修複而展出無疑是展覽備受好評的原因之一;展覽結束後,這幅剪紙將被取下再次送回專門定製的、溫度適宜的貯藏箱。但是,這部作品的暫時撤回也不是完全不合常理——一部藝術作品的修複常常需要幾個月,而更新甚至需要幾年。

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印第安紅土地上的壁畫》(1950)
德黑蘭現代藝術博物館,德黑蘭

在伊朗國王統治的最後幾年,即在石油熱泛濫的那段時期,伊朗王後法拉赫·巴列維收集了大量的現代藝術作品,現在這些作品值幾十億美元。從1977年德黑蘭現代藝術博物館開放到1979年伊朗革命期間,人們可以在該博物館裏看到畢加索、波洛克和沃霍爾(還有其它許多家喻戶曉的藝術家)的作品。1979年伊朗革命期間,這些藝術品被認為是“西式的”,即墮落的、不適宜展出的。博物館管理員偷偷地把這些藝術品轉移到了一個溫控的地下室,在那裏,它們不僅免於受到極端氣候的影響,也免於遭受兵戈相見的革命的損害。這些藝術作品經常被借給其他世界級機構,但它們在德黑蘭的展出取決於誰在當政——2005年,一些作品在這裏登上了流行藝術秀或歐普藝術秀的展台,但是任何描繪裸體或帶有同性戀色彩的作品都還在被貯藏著,比如,培根的《躺在床上的兩個人和侍者》。

弗蘭茨·馬爾克(Franz Marc),《藍色大馬》(1911)
沃克藝術中心,明尼阿波利斯

今天的沃克藝術中心建立於1940年,它的第一部收藏品是德國畫家弗蘭茨·馬爾克《藍色大馬》。這幅畫——希特勒認為它是“墮落的”,1941年它被賣給沃克的那天是原子彈落到珍珠港那周的最後一天——代表該博物館轉而開始收藏現代藝術作品,在當時這是一個大膽的舉動。在那之後的幾十年,沃克的管理重心發生改變了:該博物館因其20世紀60年代後的收藏品和表演項目而聞名,並且這幅畫很少被展出。“它已經成為其中一個很少被展出的重要的收藏品了,”館長埃裏克·克羅斯比說。“這個作品對沃克在20世紀40年代的使命至關重要——但由於當代藝術已經發生了改變,我們很少有合適的機會展出它。”然而,馬克的作品現在正在沃克特殊的周年紀念展上展出,展覽的名字叫《沃克藝術中心75年的收藏品》,展覽將會持續到2016年9月。

愛德華·金霍爾茨(Edward Kienholz),藝術展
柏林畫廊,柏林

愛德華·金霍爾茨和南希·雷丁·金霍爾茨(Nancy Reddin Kienholz),《藝術展》,1963-1977,柏林畫廊
柏林畫廊很少展出美國藝術家愛德華·金霍爾茨的《藝術展》——這一作品是個規模巨大的設置,內容是一群戴著呼吸器的觀眾正在看展覽——隻是因為它需要占用館內一個完整的展廳。據該博物館的館長托馬斯·科勒(Thomas K?hler)說,金霍爾茨的作品是集合藝術品,需要花費巨大的時間和精力來進行恰當的組合。部分作品零件——比如,一個塑像的複古眼鏡——也常常需要替換掉,這使得修複團隊不得不跑去跳蚤市場找對應的零件。

加冕地毯(1520-30)和阿達比爾地毯(1539-40)
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洛杉磯

加冕地毯,1520-30
現在要講一下處於不同時期的兩條地毯的故事。參觀過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的人都知道阿達比爾地毯。為了保護它曆經了幾個世紀的脆弱纖維,這片精致鮮豔的波斯織物一直被覆蓋著,每小時隻被揭開10分鍾。但是在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有一個略小的版本,在它旁邊有一個相似的地毯叫加冕地毯,叫這個名是因為1902年愛德華二世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的時候,這條地毯就鋪在寶座的前麵。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也很少展出它們,因為它們尺寸很大,對光又極其敏感。對待地毯需要極其小心:與加冕地毯同時期的一條地毯現在隻剩一塊碎片了,正在柏林的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展出。

提諾·賽格爾,《這個是宣傳》(2002)
泰特現代藝術館,倫敦
生於英國、定居柏林的提諾·賽格爾徹底顛覆了藝術的存儲方式。作為一種表述型藝術——它並不是由賽格爾來展現,而是由他訓練的“闡釋者”來呈現——它是沒有實體的。不同於這個領域的其它藝術家,賽格爾也規定不準以任何形式來記錄他的作品——禁止拍照、記錄、發布新聞;隻能親身體驗。這一規定甚至延伸至他同博物館簽訂售賣合同時——泰特現代藝術館在2005年購買了賽格爾的《這個是宣傳》,這一作品的售賣就是口頭執行的。在現場的有賽格爾,買方,一名律師和一個公證人;圍繞這部作品所製定的各種規章製度都隻存在於特定的人的記憶裏。所以《這是個宣傳》(你能看到展廳警衛對每一位進來的參觀者說“《這個是宣傳》,你知道的,你知道的,《這個是宣傳》,提諾·賽格爾,《這個是宣傳》,2002”)隻存在於參觀者的腦海裏。你可以想象一下。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