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訪問百家乐试玩設計官方網站!!
服務熱線:0871-64613274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係我們

新聞中心news

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動態
通知公告 公司動態 行業動態

一份不能錯過的賓大曆史保護學習指南| 校園專題

之前的兩期內容,清源介紹了兩所歐洲著名學府的學習體驗,囊括了學校的曆史、著名“景點”、學習氛圍和感受等等。(查看請點擊:巴黎-索邦大學,一個來了就不想走的地方魯汶大學——遊走在時間的長河裏)今天我們將目光投向曆史雖然年輕,但遺產保護工作絲毫不遜於歐洲的美國,聚焦在常青藤學府、保護專業赫赫有名的賓夕法尼亞大學。作者是今年新加入CHCC大家庭的張依玫同學,擁有商科和遺產保護雙重背景的她將講述賓大曆史保護專業的學習經曆帶給她的收獲與成長。

賓大的Fisher Fine Arts Library由Frank Furness設計,今天的人們已經很難想象在它剛建成的1890年,這幢建築對鑄鐵的運用和工業元素的融入是多麽的“現代”,也因此被認為多麽的“不雅”。而在路易斯•康在賓大任教的20世紀六、七十年代,這幢建築又是多麽的“古典”與“藝術”,以至於路易斯•康拒絕在PennDesign的院樓Meyerson Hall中工作,而執意在Fisher Fine Arts Library 的四樓開設了工作室。

三年前,我從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係畢業,在賓大第一次見到Fisher Fine Arts Library的時候,對這些一無所知,甚至不知道文丘裏的手稿,梁思成、林徽因、童寯、楊廷寶等大師們的檔案就在這裏保存著,隻是驚訝於這座建築的美好。當時我隻是一個單純喜歡老房子的商科生,懷著有些盲目的熱情和破釜沉舟式的執念,就放棄了去倫敦政經(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繼續讀商科的選擇,轉而申請到了賓大的曆史保護與城市規劃的雙碩士項目。


我的同學中也有許多人像我一樣,在來到賓大之前是空有情懷的門外漢。專業訓練的第一步,是曆史保護理論(Theories of Historic Preservation),美國建築史(American Architecture)、檔案研究(Research and Recording)、測繪(Documentation)和GIS等核心課程。理論課是讓我收獲最大的一門,對我來說也是真正意義上的“入門課”。授課的係主任Randy Mason是一個包容而開闊的學者,對遺產保護的理解也有著同樣廣闊的氣象。他一麵帶我們梳理專注於建築本身的曆史保護,一麵讓我們思考今天遺產保護超出建築的意義;一麵讓我們閱讀Ruskin, Viollet-le-Duc, Alois Riegl等西方語境遺產保護的著作,一麵讓我們關注不同文化和不同社會對遺產價值的理解。他曾經在課上提到過他做的一個恐怖襲擊遇難者紀念碑的項目,問我們同樣身亡的恐怖分子是否應該成為紀念碑所傳達信息的一部分;他跟我們講911之後紐約聖彼得教堂如何被用作緊急救援中心,問我們今天的行為是否能賦予曆史建築新的,甚至是更重要的意義;他帶我們去他的故鄉Atlantic City,一座已然衰敗不堪的賭城,問我們這些廢棄的賭場是否有著曆史價值,又應該如何利用,幫助城市走向健康的經濟。回想這些問題,我慶幸在我們剛剛踏進遺產保護領域的時候,他就把我們的視野從建築拉向城市,從有形的材料拉向無形的社會,從保護過去拉向發展未來,讓我至今受益匪淺。

在必修課之外,我們可以比較自由地選擇專業方向,比如保護技術(Building Conservation)和我學習的保護規劃(Preservation Planning)等。景觀保護(Landscape Preservation),場地管理(Site Management)和保護設計(Preservation Design)等方向選課則可以根據個人的情況更靈活一些。保護規劃方向下的“曆史保護經濟學(Preservation Economics)”課程我在申請的時候就格外留意,一來是我本身就有經濟學背景,二來這門課可能隻有賓大開設。授課老師Donovan Rypkema大概是我在賓大遇到的最有故事的老師了。他年輕時是房地產估價師,據他說,他那時對曆史保護一無所知,不過是在90年代敏銳地感覺到了當時新出台的曆史保護稅收減免政策對房地產的影響,去哥大讀了曆史保護項目,便從此做起了曆史建築再利用成本估算的事情。現在他大約花甲,有兩個自己的公司,隻做曆史建築經濟價值評估這一個小眾市場。但也正因為如此,他接手了這個領域幾乎世界各地的項目。13年的夏天,他帶著我們去貝爾格萊德做暑期實踐,在當地的美國使館我們見過他的護照,是所謂的“double book”,厚得像一本書。我們笑稱,他是我們學院裏唯一一個在說去Georgia的時候,需要說明去的是格魯吉亞還是佐治亞州的人。他一年中200多天都在世界各個我們想像不到的地方工作,而每周二上午,他則會提著拉杆箱出現在PennDesign幽閉無窗的小教室裏,教我們從最基本的經濟學原理去審視當今社會的遺產保護。用從世界各地帶回來的東西作為回答問題的小獎勵。

他堅定地反對寫了那本《城市的勝利》的哈佛教授Edward Glaezer,尤其對書中認為曆史保護法案限製了紐約發展的論斷極力批判,並不憚於在公共場合表達他對這位暢銷書作家的異議。最後一個學期裏,我做了他的助教,更明白了這個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一個遺產保護者,隻懂得房地產和稅法的老人,內心其實是個十足的遺產保護者。與建築或者建築史出身的遺產保護者相比,他更懂得如何說服別人曆史建築的價值。他研究曆史建築再利用帶來的就業增長和經濟效益;他相信保護曆史建築的最好方式是使用它;他也相信雖然再利用項目通常成本高、風險大,但無所作為的風險更大。他讓我們了解曆史保護行業在資本社會所處的弱勢,因此在資本社會中必須以資本的邏輯來說服很多人。但他同時也讓我們更深刻地理解,曆史建築的美和包含的曆史記憶才是我們真正要去保護的東西。

必修課和各方向選修的課程修滿後,剩下的學分選課就更自由了。我上了建築病理學(Building Pathology),從工程技術的角度去理解遺產保護。其實知識本身並不難,無非是一些最基本的物理力學和材料的知識。連沒有建築和工程背景的我都可以保證高中物理知識就已經綽綽有餘。但是這門課絕對不僅是背背材料性質,看看濕度測定圖足夠的,核心是學會把一幢建築作為一個係統去理解。這門課讓一幢建築在我腦海中第一次以一個類似生命體的形象出現,不僅會受外界影響,也影響著外界環境。我也第一次在看一幢建築時,不僅看到了構成建築材料,還看到了使用它的人和它所在的環境。我記得教授Michael Henry曾經說,你們在進入一幢建築的時候,要用整個身體去感受,要記得皮膚、鼻子和身體的感覺,因為你感覺到的溫度、濕度,聞到的氣味都會是判斷的依據。

課程作業基本上是案例分析。教授會告訴我們建築的基本信息,所處地域的氣候狀況、曆史用途,還會提供曆史照片作為參考,然後教我們把這些信息都用示意圖表示出來,進而分析造成建築病害的所有可能因素。教授常常讓我們挨個說,說到大家再也想不出來了,也很少給出所謂的“正確答案”,這個苦思冥想的過程,我常常會回憶起來。

在賓大的三年,我從一個商科生成為了遺產保護工作者,遺產保護對於我也從情懷變成了專業。必修課上的訓練成為了每天工作的基礎,而其它的課程提供的視野則讓我對現在做的事情保持著求知欲與思考的動力。用我媽也能明白的話來總結,是值回學費了。

在線客服